将夜小说 > 穿越军史 > 玩转古代之旅 > 第二十章 逃出基地

第二十章 逃出基地

眼前一方巨大的八角池内,入目一片猩红,正此起彼伏着,像似一池正在翻滚沸腾的血液。

仔细一看,却是满满一池的蛇,正在红色的液体中此起彼伏地嬉戏欢腾!

洛音一阵头皮发麻,只得拖着僵硬的身子,小心翼翼地绕过池子,向内走去。好在地面上并没有蛇,她才忍住不让自己夺门而出。

按着地图上显示的路线,她走到池子后的一堵墙前,毫无疑问,那本册子就在墙后。她用晶石扫描了一番,发现机关连在池子的中央——又是一阵头皮发麻后,她忍着身上剧烈的寒颤,探头看向池子中央。

扑面而来的血腥臭味让洛音忍不住一阵咳嗽,缓过劲来才继续打量——那是一根两掌可环绕的石柱,高出池面有一米左右,石柱侧面交缠着两条由石头雕成的大蛇,石柱的顶头则是一朵铜制的莲花,正紧紧地闭合着,整座石雕都已经被血染成了暗红色,而那朵莲花却干净得没有一丝血迹——看来有人会定时清理那朵莲花,这说明了什么?

只能说明,那朵莲花就是机关!

现下的问题是,该如何越过那一池的蛇,摸到那朵莲花?

“哇噢——”一个红白相间的身影似一颗流星,从门外坠落入厅内,又飞略过血池,落到了洛音身边——那一双雪白的羽翼下,一团火红的身影,不是紫凤是谁?

“你怎么也过来了?”洛音大惊,担心他把人都吸引过来。

“你放心,我已经将他们都甩开了,现在我的飞行术可是一流了!”紫凤兴奋地说着,又飞到半空中转了几圈才又落下来。

洛音无语,也不知道是损他好还是夸他好,事实上,他这对翅膀确实是可以派上用场了。她拉住他,指了指池中那朵莲花,告诉他自己的猜测。

紫凤倒是没有她那般害怕,熟练地往身上抹了驱蛇药,就轻轻一扇翅膀,飞入了池中。他扇着翅膀,停在半空中,对着莲花的花苞观察了一会儿,又伸手上去转动了一下。

唰地,莲花毫无预兆地绽放了开来,在同一时间,池里所有的蛇都齐刷刷地抬起了头,如离弦的箭般向他射来!

他惊得像是在水里遇到了鲨鱼,手脚并用地在半空中快速划动,堪堪狼狈地躲过了蛇群的攻势。

洛音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,因为对蛇的恐惧,她对他的狼狈没有觉得好笑,反而是后怕。

“走!”紫凤飞到她身边,将她一把抱起,又快速地飞入了不知何时已经打开的暗室内,那群蛇已经从池中爬了上来,但却只在暗室门口徘徊不入。这暗室内充斥着一股浓郁的类似风油精的味道,想来也是这味道让蛇群踯躅不前。

暗室里有着各种药柜和药罐,看样子是这里的药房。

洛音边留意着门口的蛇群,便打量着暗室,再看紫凤,正在一个书架上翻找着他想要找的册子,书架上的书不多,但他却是一页一页地翻看着里面的内容,这样不等到他找到,外面的守卫就要找过来了。

“让我来吧。”洛音说着,唤出了黑纹戒,从戒身上剥落似地飞出了一枚晶石。

紫凤惊奇地看着那枚晶石,视线随着它而动,直到晶石停留在了其中的一本册子上,才回过神来,快速伸手将那本册子抽出,又顺势翻了几页,终于展露笑颜。

“快走吧。”洛音催促道。她听到外面有人声传来,不由紧张了起来。

“等等。”紫凤将册子收入怀中,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药瓶,洛音以为那又是驱蛇的药,正要上去上药,却见他拿着瓶子,快速地扔向了门口——

“嘭!!”伴随着一声爆破,药瓶子在门前炸出了一团火花,并伴着一股浓烟向四周四散开来,那些盘在门口的蛇也作鸟兽散开。

“走。”紫凤一揽她的纤腰,冲破浓雾飞出了暗室。

从外进来的守卫正好迎了上来,纷纷拔出了刀,直指着停留在半空中的二人,那周边的蛇更是再一次发起了进攻,如散弹扫射般向空中弹去。

紫凤抱着洛音,狼狈地躲着蛇群的攻势,却苦于两名守卫将大门禁闭,不让他们有机会离开。

洛音压着胸口不知是紧张还是心悸的鼓动,伸手摸向紫凤的胸襟。

“你干什么?”紫凤瞪了她一眼,那胸前的瘙痒的感觉让他差点将她扔掉——如果下面不是血池,他是肯定会这样做的。

“我的琴呢?”洛音摸了半天没有摸到,也回瞪了他一眼。

“那个口琴?”紫凤想了想,回道:“我以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,没有带在身上。”侧身又躲过一条弹起的蛇。

“……”洛音搂着他的脖颈,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。

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声惨叫——只见门口的一名守卫被蛇咬住了小腿,另一名守卫也费劲地砍起了周边不断爬过来的蛇——看来这些蛇是无差别攻击的。

“趁现在!”洛音提醒道。

也不用她提醒,紫凤便一阵风似地刮向大门,守卫门自顾不暇,并没有拦着他们将门打开,也在门开后跟着跑了出来。

“咻咻——”

两枚飞刀如闪电般袭来,洛音收到黑纹戒的提示,拉着紫凤急速闪了开去,可身后那两人却没有那么幸运,被飞刀扎了个正着!

只听两声惨叫,洛音回头,正好看到二人口中涌出黑血,皆是软软地倒了下去——竟是带有剧毒!

她瞪大了双目,又扭头看向来人,只见是一名穿着淡蓝色罗裙的少年,他手举着两枚飞镖,一脸冷漠。

“原来是蓝湖大人,真是许久不见。”紫凤看着少年笑道。

“紫凤,你可知你在做什么?”少年开口问道,语气没有一丝情感般冷漠。

“我当然知道,”紫凤不以为意的模样,又勾唇笑道:“没想到当初那个单纯善良的孩子,如今也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了,啧啧啧。”他边说,边看了眼身后的两具尸体,摇头叹息。

少年冷漠的面容似乎裂了一道缝,他眯了眯眼,似乎在回忆,又似乎在思索,半响,才说道:“苟延残喘罢了。”

“我们做一场交易如何?”紫凤说着,将不明所以然的洛音拉到身前,“如果你帮了我们,她可以帮你解了噬魂毒。”

“喂。”洛音不满地瞪了他一眼。她可没有同意这场交易。

少年看着他,似乎并不为之所动,手中的飞镖再次举起,如闪电一般向二人刺去——洛音大惊失色,想用衣袖挡着,却也来不及了。在这危机关头,还是紫凤快速做出反应,拉着她趴下身来。

“嘶嘶——”那两枚飞镖却是扎在了两条追出的蛇身上。

只听少年背对着他们开口:“一抵一,你欠我一个人情。”不是指他为他们除去了蛇,而是指,他们有两个人。

“成交。”紫凤并不计较,拉起洛音跟上少年。在少年的带领下,他们只凭借少年手中的剧毒飞镖,就震慑住了追赶来的守卫和基地里的毒药师,顺利地走出了基地。

久违的阳光让洛音感到刺目,却是重生了般愉悦,如果舞风琴还在手中,她也许会舞上一曲来庆祝。

“快走吧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紫凤的声音不适宜地响起。

洛音只好被迫想起还要继续往外走,而且,她们还得再一次接受蛇群的“注目礼”。也好在经过前面的一连串惊吓,她的胆子也大了不少,不再是见了蛇就挪不开步。三人按着来时的路走了许久,终于走回了街上,路上又不免因紫凤招摇的大白羽翼而被众人注目一番。

三人先是一起回了沁香阁,按着约定,洛音为蓝湖解了毒。看着少年面上浮现出喜色,不再是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——那是一种,近乎于重生的感觉。洛音有所动容,也不再怪罪紫凤的自作主张,也暗自感叹,不知还有多少和蓝湖这般的人,因为身上的噬魂毒而真的被“噬”了魂,只剩下一副空壳游荡于世间。

送走了蓝湖,洛音便对紫凤伸手手:“拿来。”

“什么?”紫凤不明所以。

“我的琴,还我!”洛音提高了音调,不悦地瞪着他。

“现在是属于我的。”紫凤对她微微一笑,媚态百生。

“怦怦……”这该死的心脏又开始乱跳了。洛音捂着胸口,气闷地咬了咬唇,说道:“别忘了,你的毒还有一半没解。”

紫凤耸了耸肩,终于妥协,从隐藏在一幅百花图后的暗柜中拿出了舞风琴,还有些不舍地吹了一下,这才递给洛音。

和紫凤约定,要等再次会面后才会给他解毒,现下她得回夜府,估计祁安得知她被抓走,得要急坏了,以她的性格,去闯那兰府也不无可能。

易容丸的药效还要几个时辰才过,洛音等不及,提前解去了易容。再回到夜府,却看到两名门房面色沉重,忙问:“发生了何事?”

“乐神医!您总算是回来了!”其中一名面露喜色地迎了上来。

另一名也跟着迎过来,却是一脸悲伤:“神医您快去救救少主,她快不行了。”

洛音大惊,也不细问缘由,赶忙冲入夜府,一路上的家仆见到她,都是和门房一样的反应,让她不由加快了脚步。

“乐神医!”这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,转头一看,是夜当家的义子齐英。只见齐英一脸兴奋地跑来,全然没有其他人那般带着悲哀。

“大小姐。”洛音对她微微施了一礼。

“神医,我一听说你回来,立马就跑过来了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!”齐英高兴道。

洛音看她的喜悦不像是装的,却也分不清楚她是真的为此而高兴,还是因为……本身就很高兴?

“劳烦大小姐挂心。”洛音只是礼貌的客套。

齐英招手让下人递过一个盒子,交到洛音手中,讨好笑道:“这是之前特意为神医你订做的面具,你瞧瞧喜不喜欢?”

“好,你先帮我送到厢房,我晚些再看。”洛音心挂着夜婓,急忙与她别过。

“哎!”齐英伸手想拦住她,却没有来得及,只得发泄地摆了摆衣袖,“我这事情都还没有着落呢,这这,她好歹得告诉我,那乐离弟弟去了哪里吧?”敢情她这是白忙活一场了?

“小姐小姐,您不要着急,这神医不还在府里呢嘛?您先到她厢房等着,她肯定是要回去的。”一旁的下人提议。

乐离也不在府里,她才不乐意去呢,不过眼下也没有法子,只好先如此了。

此时,洛音也到了夜婓的房内,果不其然,夜婓再次卧床不醒,看样子却是比之前更加病重,她眼窝深陷且发黑,并高烧不止,且呼吸微弱得近乎没有,看她的情形,能不能活到明天还是未知数。

“你们先出去,顺便烧一锅热水,还有准备一桌饭菜。”洛音吩咐完,便开始为夜婓诊断病情。

毫无疑问又是中毒,不过之前是慢性毒药,这次却是猛毒,一般人若是中了此毒,定会当场暴毙,夜婓能撑到现在,完全是归功于她顽强的求生欲,以及超乎常人的身体机能。

所幸急性的毒药来得凶猛,去得也是急速,洛音用吸毒虫为她清完残余的毒药时,她的高烧退了下来,深陷的眼窝也恢复了正常,而内脏的损伤也并不严重,治疗前后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。

在下人用热水为夜婓擦拭换洗时,她醒了过来。经历了两次生死,她的目光冷清了不少,只有看向洛音时,才稍有缓和。

“乐音,你说,人心可是肉做的?”夜婓问道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洛音回答。她不奇怪夜婓的问题,也能猜到她所想为何,只是……

“你先不要太快下断定,也许事实并非你所想的那般。”洛音又劝道。

“我也不是根木头,只会坐等着让人来削圆切扁……”夜婓边说边撑起身子,她咬着牙,身子摇摇欲坠,却并不让人帮扶。

“你……”洛音看她硬撑着从床上坐起,偏偏又不会倒下。作为她的主治大夫,洛音是最清楚她的身体情况,分明已是气力全无,别说坐起来,连抬一次手都得用尽全身力气——可见其毅力已战胜了其身体的极限。

洛音终是不忍心,说道:“我快饿坏了,你先陪我吃一顿再去吧,吃饱了好干架。”

夜婓愣了愣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:“好,我们先用膳。”

吃饱了好干架……

最新小说: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这个瞎子也怕黑 开局占他一座城 我脑海的那个人 四岁小甜妞[七零] 赤怜 海贼老大团灭后就只能我上了 我的邻居你惹不起 盟主他又在撒狗粮 90后风水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