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夜小说 > 穿越军史 > 汉末独行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真想之使者

第一百三十五章 真想之使者

当夜,曹仁亲自带着自己的亲卫,带着数千份写满了荆州情报的绢布,偷偷摸摸的跑到关羽大营的边上。

“将军,真要这么干么?”亲将看着手中的布帛,一脸的纠结,虽然他也听见自家主将说了,这是奉魏王密令,但是这也有点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一些啊。

“别在这废话!”曹仁一巴掌拍在亲将的头上,虽然牛金已经让他走了,但是说良心话,在曹仁心中,牛金这个亲将还是十分可靠的。

亲将看见曹仁已经有些怒了,也不敢再多说废话,直接大手一挥,身后的亲兵便冲了上来,然后将布帛捆绑在无头箭矢上,弯弓搭箭朝着关羽的荆州军大营射了过去。

这三更半夜的,荆州军大营上突然出现了一片箭雨,还持续了将近一刻钟,顿时让整个荆州军大营都混乱了起来,不断的有呼喝声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
“将军,该走了!”亲将听着已经嘈杂起来的荆州军大营,“再不走里面那些家伙出来了,咱们可就危险了!”

曹仁没好气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亲将,“你这厮胆子怎么这么小?”

不过说归说,曹仁还是大手一挥,带着麾下快速的撤了下去,后面他还有一堆事要做呢。

而此时荆州军的大营,中军大帐内。

“君候,这是外面射进来的!”周仓将一张布帛递给了关羽,“上面写了.....写了荆州之事,现在外面的士卒已经有些人心惶惶了!”

关羽很是淡然的将布帛拿了过来,沉默的看了起来。

“先去安抚士卒吧,告诉他们,明天老夫会给他们一个交代!”关羽沉默的将布帛收好,然后便再次闭上了双眼不再说话。

最近的一阵子,关羽一直都很沉默,任凭徐晃在外面如何挑衅,也绝不出击,就安守营寨,也亏得他提前调拨了大批的军粮过来,足足他够再用小半年的。

周仓离开了,现在关羽不吭声的情况下,几乎荆州军的所有大局都是由周仓这个副将来负责的。

关羽等到周仓走了之后,也沉沉的叹息了一声,然后双眼无神的望着上方,大帐的顶。

“吕蒙,你还真是动作迅速啊!”

第二天清晨,关羽出现在校场之上,看着下面站着笔直但是脸上透露出难掩慌张之色的士卒们,关羽突然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们。

虽然关羽知道自己对他们很好,但是现在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计划,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都赌上,关羽看着下面这些年轻的脸庞,有些是随自己征战半年的荆州水军,更多的是刚刚调过来的荆州大军。

“荆州之事,老夫已经知道了,你们拿到的布帛,是真是假,老夫并不清楚,不过老夫不会哄骗尔等,今日,你们自发选出十余人,随同赵累前往江陵,然后是真是假,便都知道了!”

关羽这句话说完,下面的士卒顿时变得全是震惊,他们都不是什么新兵小子了,也知道大军在外,若是后方有失那是最为致命的,所以大家都觉得自己的主将,肯定会将消息封锁,隐瞒,然后带领他们将樊城攻打下来,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有一个安身立命之地。

可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,关羽竟然敢毫不客气的让大军自行选人,去江陵一探究竟,这已经不是善待士卒了,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

但是本应该死命劝阻的时候,下面现在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,暂且不说其他,伊籍回到了益州,王甫带着马良正在朝着益州狂奔,现在估计已经进了上庸。

廖化现在正往上庸送信,而现在关羽麾下只有赵累,周仓,关平三将,周仓是知道全情,关平是一个闷头葫芦,至于赵累,他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,但是作为关羽的心腹,赵累最出名的就是只听命令,不吭声。

很快,十名士卒就被选举出来了,每一个都是百战老兵,人品还是资历都是极好的,他们的职位或许不高,但是在士卒中的威望,他们却是最高的。

关羽看着面前的十个人,他走下台,走到每一个人的面前,重重的拍打着他们的肩膀。

“你们记住,无论如何,你们都要活着回来!”

“老夫会给吕蒙写一封信,若是荆州真的落到了那江东狗贼的手中,老夫会尽力保全尔等家人的性命,你们记得要万事忍耐,还是那句话,活着回来!”

“如此.....便去吧!”

关羽还想再说什么,但是看着他们这些还年轻的脸,只是无力的挥挥手,“你们都是荆州的希望,记住,活着,活着回来,这里还有人等着你们的消息呢!”

“诺!”

赵累带着十名荆州军士卒,怀揣着关羽给吕蒙写的信,踏上了去江陵的路途。

关羽还是老样子,让大军继续巡查,继续保持着那副严防死守的样子,都是大家都知道,没有人的心思还在军营了,都加都在思念着江陵,南郡,零陵,想着可能落入江东军手中的家人。

此时和关羽大军不同的是,曹军在没有了压力之后,终于开始清算了。

“杨修呢!”魏王曹操的使者赶到前线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这件事,“为何不见杨德祖前来迎接?”

曹仁看着这个出身曹丕世子府上的使者,嘴角也不自觉的瞥了一下,“杨德祖之前给关羽通信,有通敌之嫌,已经被徐晃徐公明将军给拿下了!”

说到这句话的时候,旁边的徐晃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。

他现在还记得那天晚上本来自己睡得好好的,然后就听到荆州军如同炸了营一般,各种嘈杂,紧接着就是整军备战,折腾了足足大半夜,荆州军是一个没见到,反倒是樊城的人将困成粽子的杨修给扔了过来,还有曹仁的手书。

徐晃虽然不太明白曹仁这是要干什么,但是看着捆成粽子一样的杨修,他也知道,这家伙是完蛋了,而同样的,作为曹植世子谋主的杨修倒下了之后,代表着这个人已经不在魏王的考虑之中了。

看到吴质的目光,徐晃也只能重重的点了点头,“杨修那厮竟然敢通敌,末将一时不忿便将他拿下了!”

吴质点了点头,重现看向了曹仁,“魏王不日即将南下,到时候还要麻烦曹仁将军了。”

“先生放心,樊城上上下下已经肃清了残敌,保证不会让魏王有任何的危险!”

吴质也点了点头,没有在多说话,他只是魏王的使者,还是出身世子府的谋士,若是再多说的话,惹恼了曹仁,他也没有好果子吃,刚刚替他们世子确定了杨修已经被拿下了,那便任务完成了,剩下的还要靠这群大将。

曹仁也知道寒暄到此为止了,剩下的便不是这个使者敢插嘴的了,大手一伸,便请吴质进了樊城,剩下的便是等待魏王曹操的到来了。

再说赵累等人,经过一日一夜的赶路,终于赶到了江陵城外。

看着城头上的“吴”“吕”等诸多旗号,众人的心中不由的一个咯噔。

“一会儿莫要声张,跟进了某家!”赵累招呼一声,便带着众人往城门赶去,

“来者止步!”江陵的守卫早就看到了他们,当他们靠近城门的那一刻,一直羽箭射到了他们的脚下,箭尾还不停的颤动。

“荆州汉寿亭候关羽关将军座下都督赵累,奉君候之令给吕蒙都督送信!”赵累大步上前,伸手朝着城墙上的吴兵摇晃着关羽给他的书信。

“等着!”城墙上的吴军对他们这群关羽麾下的荆州军可没有任何的好感,一声厉喝之后,便去寻找主将吕蒙通报了。

虽然这个态度让他们十分的不喜欢,不过想到临走前关羽的嘱托,还是选择在城下静静的等待着。

“吱呀吱呀...”

他们并没有等待多久,江陵的城门便被打开了,从里面出来了一骠兵马,为首的正是江东现任都督,先夺长沙桂阳,再夺南郡零陵的吕蒙吕子明。

“赵累都督,好久不见啊!”吕蒙大笑着走上前来,作为江东的大都督,也是关羽这么多年的老对手之一,吕蒙不但对关羽了解,对于关羽麾下的各个将领也是十分的了解。

不过吕蒙的热情在赵累这里注定得不到回应,赵累直接将关羽的书信递了过去,“我家君候给吕都督的信,若是有回信的话,稍后我会带回去给君候!”

“哈哈..”热恋贴了冷屁股的吕蒙却是没有丝毫的恼怒,而是愉快的将关羽的信帛给接了过来,然后冲着赵累说道,“想来将军也是旅途劳顿了,先下去好生休息,还有这些弟兄,也先下去休息,若是家就在江陵的,也可以回家看看!”

说完之后,吕蒙直接让开了半个身子,同时挥了挥手,让跟随他出来的士卒也都让出来一条道路。

赵累看到这一幕之后,想到了关羽之前给他的交代,冲着身后的士卒说了一声,“若是想要回家的,自去便是,明天一早咱们就回转荆州军大营,你们莫要误了时辰!”

早已经等待不及的士卒,听到这句话之后,赶紧谢了赵累一声,便使劲儿的抽打马腹,让自己更快的回到家中,看看自己ID家人现在过得可还好不好。

至于赵累,他在江陵没有家,直接从吴军中间走了过去,他现在要去看看江陵到底怎么回事,他也要打听打听,江陵到底是怎么无声无息的就落在了吴军手中。

进了江陵城的赵累,第一个感觉就是诧异,不是因为吴军精壮也不是因为江陵有什么凄惨的事情。

而是江陵现在和他离开的时候,几乎没有任何不同,甚至就连那些百姓们,也是自有的在街上行走,唯二的不同之处就是,街上多了很多巡视的军队,那是吴军,以及百姓脸上或多或少的有些惶恐。

“赵将军?”吕蒙从后面干了上来,“不如随某一起,前去府邸好生休息一番?”

赵累摇了摇头,直接拒绝了吕蒙的邀请,“不比了,赵某有事要办,吕蒙都督可需要让人跟着某?”

“哈哈,不必不必,赵将军自便!”吕蒙痛快的摆了摆手,丝毫不管他想要做什么,带着自己的麾下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府邸,也是关羽之前的府邸。

赵累看着已经走远了的吕蒙和吴军,不禁冷笑一声,他知道虽然现在他的身边空无一人,但是远处不知道有多少人,多少双眼睛,盯着他这个荆州军的都督。

“哼!”赵累直接冷哼一声,然后骑着马走在江陵的街头,很多百姓看到他都自觉的闪到两边,眼神中带着各种疑惑。

江陵守备将军府,糜府。

这就是赵累要来的地方,看着干净整洁,紧闭大门的糜府,赵累确信,江陵这么无声无息的丢了,这个府邸的主人看来是脱不了干系的。

呼门,很快就得到了回应。

当糜芳府邸的大门打开之后,管家也就是糜芳的副将看到门外站着的赵累之时,也是明显的呆愣一下,然后叹息一声之后,便将赵累给迎进了糜芳的府邸里。

“糜芳何在?”赵累看着空荡荡的府邸,直接问起来糜芳的行踪。

副将倒也不客气,直接领着他朝后院走去,“将军在后院,现在府里也没有什么人,就老奴和二公子,还有君候家的关小姐。”

赵累听到“关小姐”的时候,心中松了一口气,“银屏小姐在这里呢?”

“嗯!”副将点了点头,“当初江东军来的突然,我等....便降了,然后二公子豁出性命,去威胁那个吕蒙,这才将关小姐给要了过来,从那时候开始,关小姐便住在了府里,二公子也是寸步不离。”

赵累点了点头,或许是糜芳妹妹糜夫人的事情,糜芳在这群夫人小姐中的名声向来不错,再加上这么多年,非但没有任何关于他不好的传闻,便是连一个夫人都没有,导致他也四十有余了,却每个子嗣。

如今银屏小姐在糜芳这里,虽然糜芳投降让赵累十分愤怒,但是至少他知道,自家君候的这个女儿,应该是能够保住的。

一进后院,就看到正在练枪的糜芳,别看糜芳已经四十有余了,但是一把大铁枪耍起来,那也是虎虎生风,端的威猛异常。

“你怎么来了?君候让你来的?”糜芳看到赵累之后,却也没有显得多么吃惊,将大枪收了,接过副将递给他的毛巾擦着汗,同时走到了赵累的身边,“荆州的事情,君候知道了?”

“曹军将荆州之事写在布帛上,然后射到了我军大营之中,一夜之间,整个大营都知道江东入侵荆州,不过具体的他们并没有写。”

糜芳点了点头,叹息了一声,“看来江东也是早有图谋啊,想来在此之前,便和中原就联系好了吧。”

赵累看着没有丝毫愧疚感觉的糜芳,忍不住问道,“糜芳将军,为何投降江东?”

糜芳看了看赵累,轻笑一声,很自然的说出了原因,“我怕死,非常怕死,就这么简单。”

没有其他冠冕堂皇的理由,没有说不投降关羽也会怪罪,没有说傅士仁投降在前,将江东大军引入南郡,引到江陵城下,也没有说傅士仁对他苦苦劝说,荆州文武大多已经投降等等的。

但是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赵累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,无论是不是借口,糜芳说的都是真话。

“哎。”赵累叹息一声之后,问道,“银屏小姐还好么?”

“在房中休息呢,最近她谁也不见,若是愿意,你可以去找她,估计她也是吓到了吧,突然这么大的变故。”

赵累点了点头,对着糜芳拱了拱手,便去敲关银屏的房门,

把自己关在房间之中的关银屏,听到赵累的声音和身份之后,终于还是将房门打开了,看着十分憔悴的大小姐,赵累也是极为心疼的。

赵累将关羽大军的情况好生和她说了一番,然后告诉关银屏莫要着急,他们会想办法将她就回去,安抚之后,便退出了关银屏的房间,而等到房门一关,一直强撑着的关银屏终于忍不住隔着房门哭了出来。

虽然她极力忍耐着,但还是让门外的赵累听到了,不过即便听到了这些,赵累也没有再多说,而是准备离开了,他在江陵还有很多事要做。

不过当赵累走到糜芳身边的时候,突然被糜芳给叫住了。

“告诉关云长,我会将他的女儿保护好,直到接走她的人到来,女儿早早的没了父亲,是很痛苦的。”糜芳说了这么一句十分不着调的话之后便让副将开门送客了。

赵累临走之前,再次深深的看了糜芳一眼,这个主公刘备的小舅子,这个跟随主公南征北战许多年,仍然愿意留在江陵做一个小小的守将的将军。

“糜芳将军,你多保重!”

最新小说: 秦时明月之一人石碑 这个瞎子也怕黑 开局占他一座城 我脑海的那个人 四岁小甜妞[七零] 赤怜 海贼老大团灭后就只能我上了 我的邻居你惹不起 盟主他又在撒狗粮 90后风水师